您所在的位置: 水务博物馆供排水史记
水缘春秋连载之三李村河水源地
发布时间:2018/8/29  浏览次数:44881次  字号:   双击自动滚屏

文/韩绍江

        市北区闫家山村周口路371号院内,有一座百多年历史的德式老建筑,这就是德国人1906年开始兴建的青岛第二个送水厂——李村河水源地蒸汽机送水机室。因水源地位于李村河、张村河交汇处的闫家山村,历史上又称闫家山水源地。解放初期,在自来水这个老企业由厂改为公司的体制变更中,曾经更名为自来水公司第一送水厂。

1908年的人建成的李村河水源地蒸汽唧筒室(泵房)

李村河水源地的由来

        德国人在青岛建的第一座供水厂海泊河水源地1901年开始送水后,并不像人们期望的那样,足以持续供应青岛城市日益增长的用水需求,没几年就力不从心,形成瓶颈,阻碍着青岛的发展。查其根源,原因有二:其一,设计、评估有误。原设计者在当初的评估报告中,因地质勘探不明,计算有误,在汇水区,地质层理论数据雨水渗透出水率为33%,实际出水量雨水渗透率只有5%,因水量不足,运行没几年,便出现供不应求。其二,城市发展太快。在1903年的《胶澳发展备忘录》中,有这样的记载:“1902年9月前,泵站不得不每天供水约400立方,而现在的耗水量则增加到750立方,以致泵的工作已达到其功能的极限,而且要增加相关机械设备。”在1904年的备忘录中写道:“在海泊河谷的水厂通过新打的五眼井,增加了供水量。”到1906年,自来水的日供水量达到878立方米,是设计能量400立方米的两倍。

        开辟新水源已提到城市发展的第一紧要,施政当局研究了两套方案:第一,在海泊河流域的上流建拦水坝蓄水。第二,在发源于崂山山脉,流经于李村河、张村河的汇水处,辟建李村河水源地。德国建设总监罗尔曼经分析、筛选,决定:兴建李村河新水源地。因为李村河下游有115km2的汇水区,而海泊河仅有12.3 km2的汇水区。

 

1914年日德之战中徳人自行炸毁的蒸汽泵房

民国三十五年修建的李村河水源地下流机室奠基石

李村河水源地的兴建

李村河发源于崂山石门山,自东向西沿现在的毕家上流,王家下河,经郑庄、东李村、闫家山、胜利桥,流入胶州湾,上流河身长13公里。张村河发源于崂山西麓,经北龙口、枯桃、西韩,至闫家山,与李村河汇合流入胶州湾,河身长18公里。两河沙层较厚,汇水丰富,经勘查设计,新水厂的工程于1906年底动工,1908年底竣工。主要工程有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在李村河、张村河交界处的河床上,斜对水流方向,打砾石过滤大口井7眼,经虹吸管将水汇集到集合井。水厂内建蒸汽机唧筒室泵房,主机唧筒3台,一台备用,每台每小时设计送水量125吨,设计日供水6000立方米,机房将集合井的汇水通过DN400的铸铁管道将水送往市区。民国十七年,赵琪编撰的《胶澳志》这样记载供水详性:“李村水源地德人置有汽锅二,蒸汽唧筒三,每汽锅一可供唧筒二台之用。横置式附联成汽机唧筒直径二百二十厘米,往复数每分五十至六十,扬水量一小时百余吨。共设三台,常用二台,其一件预备。”                        

        第二部分,辅助部分。在贮水山(毛奇山)建贮水2000m3的高位水池一座。其功能是将李村河水源地净化的自来水经过DN400毫米,全长12KM的管道输送来的水进行贮存,利用山顶水池的高度压差,将水配送到市内千家万户。                                                                          

         两项工程于1908年底竣工投产,这一年是旧历光绪三十四年,当 新兴的青岛已有两座自来水厂时,中国的皇都京城,才刚刚开始酝酿兴建自来水厂。

        在新水厂没建成之前,由于当时供水吃紧,还借助在李村河床安装临时机泵,将水导向海泊河泵房上方的海泊河河床,从而度过了1907、1908年的水荒年。在历史的档案中有这样的记录:“由于辅助水厂(临时机泵)的建成,自来水不必再因缺水而断流,1908年6月1日(新水厂建成之前)日最高供水量达到2352立方米。”

        1908年12月李村河水源地建成投产,设计日供水能力6000立方米,是海泊河水厂日供水的15倍,不仅满足了市内欧人区的生活用水,也促进了城市的快速发展,并可满足当时青岛今后一段时期日益发展的用水需求。当时,台东镇、台西镇华人居住区开始吃上干净的自来水,市区以大鲍岛为中心,全市共建公用水站18个,一个铜钱可购买一张水票,在公用水站接两洋油桶,36公斤一担的自来水。新水厂建成后,家庭安装自来水表,吃水到户已不是欧人的特权,个别富庶的华人住户也可以申请并得到安装自来水管的许可。

 

李村河水源地泵房建筑图纸 

李村河水源地配套的贮水山东水池建筑

李村河水源地的多舛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想借战争之机侵占青岛,从而向德宣战,由此爆发了日德之争,青岛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亚洲唯一的战场。战争后期,德人寡不敌众,见大势已去,为了不将水厂留给日人,在战败之前将李村河水源地自行炸毁,只留下海泊河水源地供官衙、欧人和军用。居民因缺水而痛苦不可言状,只能开放旧井,或到沟河取水。日本占领青岛后,急谋恢复水道,招集水道事务之德人技术者,当年采取临时补救措施,越三年,李村河水源地才得以恢复。在《历史的跨越》百年供水史资料中,也没有1914年-1916年供水量的总记录。

 

     一战后日本人修复的李村河水源地蒸汽泵房   1938年1月10日日本人第二次入侵青岛,次日进入李村河水源地宿舍进行搜捕(日本侵华画报第17期)

李村河水源地的发展

        1922年,沦陷德、日殖民统治长达25年之久的青岛,最终回到祖国的怀抱。在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初期统治时期,为扩大水源,满足青岛的扩建,加大工程进度,到1932年,李村河水源地共建成涌水井52眼,日供水能力达7300立方米。

        1936年,在李村河的北岸现沧口机场内建西厂,“七七事变”后,日本第二次占领青岛,在扩建沧口机场时将西水厂拆除。

        1937年在水源地上游建上流升水机室,称“上流机室”。

        1938年1月11日,也就是日本登陆青岛的第二天,就抢占和控制了李村河水源地,所附日本出刊杂志的照片见证了当时日本兵对职工宿舍进行搜捕情景,该房屋现依旧存在。

        1946年青岛闹水荒,西镇断水,原自来水厂厂长孙膑兴建了下流机室,1947年竣工,日送水量3000吨。

到建国初期,李村河水源地同白沙河水源地、黄埠水源地,一并成为青岛自来水生产三大水源地。1950年李村河水源地年供水量319.8467万立方米,占当年全市供水量的60%,为青岛的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李村河水源地的停运

        但是,随着青岛的扩大和发展,水资源也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1979年10月,因下流河床污染,下流机室被迫停止运行。2005年因李村河整治,下流机室被拆除,路过的海润自来水集团加压处员工抢下了已被挖掘机铲破的奠基石。

        1988年10月,具有80年供水历史的李村河水源地,因河床沙层被挖,水质污染,被迫停止供水。  民国三十五年修建的李村河水源地下流机室奠基石

        1991年张村河上流机室,同样遭灭顶之灾停止运行。                                                               

        截止1991,曾经为青岛的主要送水厂,供水人常挂在嘴边的第一送水厂,也就是李村河水源地,在输送了近百年的地下水后,被迫停止运行。

李村河水源地的现状

        随着青岛供水量的增加,原先的三大水源地已被现在的崂山水源地、大沽河水源地、黄河水源地取代。

        李村河水源地虽然停止了运行,但它的功能仍在传承,历史又赋予了它新的内涵——供水输送的中途加压。翻开百年的供水生产史,青岛最早的一个加压站就是闫家山机室,当初机室具有双重功能:其一,可以将李村河水源地的水送往市区。其二,可以转接白沙河水源地的来水,通过加压送至贮水山水池。现机室北侧的高土堆下,1920年建设的转接来自白沙河自来水的蓄水池扔完好无损,便是历史的佐证。

        1986年,作为“引黄济青”配套工程,在李村河水源地原送水机室西侧,兴建了35KV的闫家山加压站,日加压送水能力23万立方米,使李村河水源地蜕变成青岛城市供水的重要枢纽站。

 

李村河水源地1991年停止运行后的机室泵房 

1914年日德之战中徳人自行炸毁的蒸汽泵房

        1991年,随着管网、管线的延长,自来水公司成立了加压管理处,现闫家山加压站为加压站管理处第三管理所所在地。那座1906年始建的百年德式老建筑仍为员工们精心呵护着,西侧的4棵与老机室同龄的悬铃木依旧在为他遮阴。

        2012年,李村河水源地蒸汽机送水机室被列入青岛市不可移动文物资产,以1120序号编码载入工业遗产名目录。它依旧静静地坐落在李村河沿岸,用它那百年的艰辛与沧桑,默默地向人们诉说着: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